douyayar

我李汭燦只玩真实

水煮樱桃:

自制。

我们仍未知道萌新赵志铭和萌新李汭燦之间发生了什么,
以及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EDG基地的厕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是多萝两大未解之谜啊……

“胡显昭有信心打赢冒泡赛”

只要他们没有放弃 我就可以继续爱下去

Hagulovelove ♥:


希望是一直有的,人愿不愿意相信罢了。

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时候,是自我怀疑、根基动摇的时候。那或许是2015年的夏天,那时候我还算不上是EDG战队的粉丝,也见了这支队伍内部的争执、僵持抗拒和彼此之间的不信任。

那时候还是新人的meiko,在游戏里不乏惊惶地说“我们赢不了了,我们队内已经炸了”。

那一年,尽管我们还是四强,却也要去打冒泡赛。

而冒泡赛的前一晚凌晨,deft突发肠胃炎发烧吊水。时任EDG的经理三少甚至打算放弃一场比赛,直接进入败者组。

又或许是2016年末、2017刚开始的那个冬天,那时候EDG连一个过渡期的AD都被人截胡,被截胡的AD就是前些日将我们阻挡在四强之外的京东LokeN。

那个转会期meiko毫无灵魂地被安排和各种各样的人双排试水,而后好不容易确定了zet,连输比赛导播却一定要第一时间去切meiko的表情特写,好像他将哭未哭的样子,是可以供所有人评头论足的消遣。

扛不住了的时候他终于示弱,说了两句他过去不会说的,“going where”“EDG deft going where”。

或许再早一点,当卷毛、诺言和阿布离开WE来到广州——EDG最早建立的地方。在那个局促的小别墅里,娜美,Koro1,U,谁也不敢谈论网络上甚嚣尘上的叛徒骂名,而就算赢下了第一场比赛,台下的观众却纷纷离场。

U说,那时候他会想,是不是他们永远也得不到认可了。甚至开玩笑说,从楼梯间这个窗户跳下去,是不是反倒一了百了。

甚至再进一点,之前赛季中段版本改动,AD退位于AP的时候,胡显昭处处掣肘,所有自信都被轰然击碎。

我不知道什么叫最糟糕的时候,但它一定不是现在。



英雄联盟是一个“Win or Die”的游戏,是一个说“Victory or Nothing”的战场。但是这是这一次。

而面对下一次的希望,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只不过是自己是否去信而已。

小胡说,“胡显昭有信心打赢冒泡赛”。
这就足够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



当我们说EDG在反向打破纪录的时候,当我们说最差战绩的时候,也要意识到不是只有我们在变,别人也在变化。

朋友说,她忍无可忍的不是输,而是愚蠢。

可是我很坦诚地讲,EDG的季后赛第一轮,过往也常常愚蠢。特别是16年对阵WE的半决赛那个BO5,去看看当时双方的实力差距和赛场上的实际对局,在我看来和现在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无非是曾经我们赢了,这次对手没有让我们赢。

这也是正常的,以前就讨论过,当一个队伍凭借某种方式赢得了之前的比赛,那么试图用这种方式去碰接下来的比赛就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

然而比赛的变化牵一发动全身,哪来能够轻易套路的东西呢。一旦预期失效,节奏断档,指挥紊乱,也都在预料之中。

那次虽然赢了,可是阿布说:“这不是该打出来的东西。”

LPL已经大不一样了。新生代之后的战队之间,硬实力的差距已经变得很小。这时候的容错率就变得很低,而EDG只不过一如既往地难以应对变化。

而一直到如今的局面,在我看来其实也都是先前那一次AD退位的版本改动带来的必然连锁反应。可以说,是近乎在从毁灭性的打击上重建了,我觉得很伤。

但是回头看,那些“最糟糕的时候”,也一样走过来了。在最不被信任的时刻,你们还是战胜过自己,举起过奖杯,眼里含着付出后心酸而热忱的泪。

在奇迹发生以前,一定是信仰动摇过,才称之为奇迹。

可是这件事反过来,如果奇迹最终没有发生,也不能说信仰不曾存在,剩下的只有指责与埋怨。

没有什么,输就输了,我不在乎别人还觉不觉得你们能赢,我只怕下一次你们没有信心赢。



可看起来,你们还可一战。
我便等你们一战。

【raro/多萝】夜空中最亮的星

对饮趁花繁:

这不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篇,但一定是我写过最快的一篇,四天写了四万多个字。


部分情节改编自《机械师》和《碟中谍6:全面瓦解》,努力想再现出动作电影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主要的cp是raro和多萝,还有一些活在回忆杀里的厂荡。


剧情有点复杂,比较难概括,总之是个杀手paro,主旨倒是可以用标题同名歌曲的一句歌词来概括——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第一次尝试多线并行的写作方式,肯定有很多bug,希望有耐心看完的人能给我一点反馈,谢谢。






分段阅读:




1~6





姬星的电话把全志愿从梦中吵醒的时候,时间刚好是凌晨四点半。


......


全志愿把他的头平放在自己腿上,看了一会陈文林的睡颜,悄悄叹了一口气。





7~10





陈文林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全志愿刚刚躺上床,打算睡觉。


......


毕竟陈文林向全志愿隐瞒的不仅是自己受过训练的事,还有他那并不是非常笔直的性取向。





11~16





这一个月的恢复期对陈文林来说简直太难熬了,消遣活动只剩下躺在病床上看电视,连玩手机的时间都受到严格限制,打游戏就更别想了。


......


(涉及剧透,所以还是自己看吧)







全文阅读:




网盘








如果能让人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的话就太好了。

【昭野】Innocence

伦敦北时雨。:

是昨天听到艾薇儿的老歌Innocence突然产生的脑洞,从昨晚十点通宵写到早上快七点,要吐血了。


7000+预警,内含无证司机偷开的婴儿车,这对于走纯情路线的我来说实在太超过了,开车要是得不到反馈,手就会一直抖(暗示评论(……


国际三禁,勿上升真人。




——————————————




所在地点分明已经来到了了比特摩尔千禧酒店的酒吧,可田野还能从耳畔听到斯台普斯中心惊涛骇浪的欢呼雀跃。




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像凉白开般吞咽入腹,田野整个人都淹没在无边的喜悦之中。他脑海中还在不断重放着最后那场逆转乾坤的团战.作为辅助的他已经倒下了,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黑白画面中胡显昭操纵着的霞用大招躲过了最为致命的那套连环控制。他们用一套伤害灌死了对面的AD,但EDG的其他英雄也接连倒下了,只剩胡显昭满血的霞面对GEN.G四个残血。




接下来的胡显昭残局处理是注定要被世人所铭记的。一个精准的Q收掉对面目前而言对他最有威胁的洛,落下的羽毛位置精妙地限制住了敌方三人的走位,紧接着回头躲掉亚索的风,一发平A收掉技能全CD的疾风剑豪。青钢影和杰斯见势不妙扭头分散而逃,羽毛应声而起将青钢影就地抹杀,同时闪现上去最后一发平A收下杰斯的人头。




ACE!S10世界总决赛最后一场BO5的悬念在这一刻被终结!




他们所有人都真的太高兴了。老板爱德朱二话不说就替他们包下了洛杉矶这座豪华酒店里的酒吧,不论是场上的队员教练、还是场下的随队工作人员都丢掉了所有的包袱。没有谁在乎酒吧格调高雅的装潢和设计师精巧的布置,每个人都乐得疯疯癫癫的,平时能不能喝酒的人都不管三七二十一,酒水不停杯地入肚,放肆地用尽所有力气去高声喧哗。




没有谁还在此刻克制自己,田野酒量相当一般,可他还是接下了每一杯来敬他的酒,醉得快要整个人都失去平衡。


他险些跌倒,却有一只手臂将他捞了起来。田野醉意朦胧地扭头,胡显昭的脸在视网膜里无法聚焦,此时自家AD是他唯一的支点,于是他心安理得地将重心全部压在了对方的肩头。




“胡显昭!你刚才去哪儿了?大家都在,怎么就你不在……说话啊昭皇!”




田野原本伪装得还不错的酒品还是破碎了。他高扬的声调引来众人侧目,扛着他的AD朝四周围观过来的目光面露无辜,大家终于意识到田野刚才说的什么自己酒量很好全都是屁话。




“田野你还装什么逼啊,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已经加入教练组的明凯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朝胡显昭挥了挥手,“昭皇,你带田野回房间休息吧,反正你们一间。”




田野想要反驳明凯,但在那之前胡显昭却已经应下话带着他朝外走了。


高档的隔音材质使得两人在关上酒吧大门的瞬间被一踩就碎的安静包围。田野曾试图挣扎脱离胡显昭却无果,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酒精抽干了力气,于是他也不再做无用功,哼哼唧唧地任凭胡显昭半拖半拽地拉着他通过灯光昏暗的走廊。




“田野,房卡是在你兜里吗?”




房门前田野靠在墙壁上胡乱地点了点头,可他又说不清楚房卡到底是在哪个口袋里,于是胡显昭只能上上下下从外套到牛仔裤都摸了一遍这才摸出房卡。




进门后田野立马就倒在了床上,他大口呼吸着空气,只觉得刚才被胡显昭隔着布料触碰过的地方都在发热。刚才在酒吧还没有那么明显,但现在他的脸颊上浮起了不正常的酡红,温度高得像是在燃烧他残存不多的理智。


他又想起几小时前EDG拿下了世界冠军,无意识地就在黑暗里傻笑起来。




胡显昭听到了声音,他侧身抬臂打开了房间的电源,瞬间室内就充斥满明亮的光线。很快他又走到了田野身边,取下床上人的眼镜放在床头柜,替田野脱掉外套和牛仔裤换上睡衣,抖开柔软棉被一举盖过田野的肩膀。




田野侧过头看着胡显昭又在他的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他觉得莫名有点好笑,可他笑着笑着,毫无预兆地掉下了眼泪。


滚烫的生理盐水从田野的眼眶漫出,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两道水痕,紧接着他想起胡显昭就在他旁边,不由得抬起手臂遮住了双眼。


田野心想,他没哭,只是房间里的灯光太像斯台普斯中心那阵绚烂的金色雨,刺痛了他的双眼。




这一年对于他而言太艰难了。




S9结束后明凯选择了退役,于是再不会有谁成为他的后盾。他是EDG的队长,他感到落在肩头的责任又重一分,与教练之间的沟通更多了,他需要注意每个队友的生活状态和竞技状态,更要关注每个人的心理不会出问题。


作为队伍中的唯一辅助,为了让李汭璨能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对线上,前期或许更多的是由陈文林指挥,队伍后期的指挥则由他全权负责。




田野尽了自己的全部努力,可他的状态从春季赛起就开始肉眼可见的下滑,身为EDG队长的他却始终不能带领团队走向胜利。




八连败——刷新队史的连败记录。微博、贴吧、媒体、采访、甚至是来自队内的背后议论……在他头痛失眠的夜晚,在他短暂的睡梦之中,在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里,质疑、指责与谩骂如影随形,从不肯放过他。


幸好胡显昭的状态极佳,这才勉强让EDG进入季后赛。但事情也没好到哪儿去,季后赛第一轮,因为田野的开团失误,EDG史无前例地在季后赛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




田野获得了漫长的、难捱的、他一点也不想要的假期。


他开始和自己较劲,在家里也是没日没夜的rank,父母关切的话听不进去,甚至直接大吵了一架。




为了能有更好的练习环境,他提前很多天就回到了基地。


田野黑着眼眶走进基地的那个下午,却碰见小铁领着本该是Snake战队的辅助胡建鑫走进了主教练办公室。他楞了一下,故作从容地和两人打了个招呼,回到房间里一刷微博才知道这个夏季转会期EDG引进了新辅助,而他对此却一点都不知情。




田野攥着手机,他又突然想到他和EDG的合同在今年就到期了,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谁来找他谈过续约的问题。


田野疲惫地坐在床边揉了揉眼睛,感觉已经快要无法继续在职业这条道路走下去,自我否定与质疑正让他处于崩溃的边缘。


那时候田野甚至在想,要是EDG不准备和他续约了,那他就在这个赛季结束后退役。




“啊……”




胃中翻滚的酒精让田野难受地发出细小的呻吟,他躺在床上回想起过去那段难熬的时光,还觉得有些恍惚。


说起来,到底是怎么坚持过去的呢?




“田野,你要喝点水吗?”




胡显昭显然是时刻关注着他的状况的。他听到耳边轻声的询问,这个声音让田野一下就想起来,带他渡过难关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他一直以来视作小孩子的胡显昭。




还是那个假期,他也就是在俱乐部的微信群里说了一句他要在哪天提前回来而已,很快就被其他人的消息给刷过去了。


还是那天下午,他收拾好行李坐在床上发呆,想着新辅助和合同的事只觉得鼻头发酸。




可这时候胡显昭突然拽着行李箱冲进来了。田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他连忙抹了抹其实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咳嗽了两声故作无事,向往常一样开始逼逼胡显昭。




“胡显昭,你怎么这么早回来?暑假不过了啊?”




“田野,我知道俱乐部引进新辅助的事了。”




胡显昭的开场白吓了他一大跳,田野的表情几乎是瞬间就凝固了。他略显狼狈地别开头去准备岔开这个令他感到难堪的话题,却不想胡显昭径直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一字一句地对说。




“但我只想让你做我的辅助。”




田野隐约记得,两三年前胡显昭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这么说过。但那时候他还拥有LPL第一辅助的实力,而胡显昭只是个刚刚出道不满一年的小新人,而现在UZI已经退役了,胡显昭已经成为了LPL当之无愧的第一AD,但他却早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第一辅助。




是有那么一瞬间被自家小朋友揭穿心事的恼怒,但更多的则是在最无助时刻收获信任的感动。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而已,田野却听得有点想哭。如果眼前的人换作其他人,他可能就真的哭了,可他却倔强地把即将决堤的眼泪憋了回去——因为他面前的人是胡显昭。胡显昭总会跟在他身后黏着他,是不论什么时候会把他视作依靠的后辈,他的自尊和责任心都不允许自己在对方的面前暴露出软弱的一面。




“胡显昭,你这么早跑回基地,不会就为了和我说这个吧?”




于是沉默了几秒,田野勉强地笑着调侃自家AD。




“是啊。”胡显昭却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没有任何多余的遮遮掩掩,“我想当面和你说。”




田野被堵得哑口无言,他只能想,胡显昭这个人真的有问题。




那天晚上,田野看见胡显昭去了主教练的办公室,等他排了三把rank才笑着回来。他追问对方到底和主教练说什么去了,胡显昭只笑不答,用一块草莓芝士蛋糕转移走了他的注意力。




事情从那一天开始好转起来了。




夏季赛的起初,田野确实沦为替补,但他不再因此感到沮丧,因为胡显昭总会想着法儿地逗他开心。他调整好心态,训练赛里的状态慢慢越来越好,教练也不再忽视他,在赛季中期让他重返赛场。




赛场上,田野能够感受得到,胡显昭是真的变成熟了。他的AD不再像以前容易冲动上头,胜利成为他的唯一目标,不再想着非要秀死对面——但关键时刻依然能秀到对面头皮发麻。最最关键的是,在处理好这些细节Carry队伍走向胜利的同时,胡显昭还会主动站出来,替他承担起了指挥决策者这一角色。




“现在队伍里是我在指挥啊。”




面对记者的提问,胡显昭答得坦然,似乎是不了解这么说会将多少队伍失败后的指责转移到自己身上一样。




因为胡显昭的种种举动,田野一点点地丢掉了所有心理负担,发挥越来越好,也重新牢牢占据了首发辅助的位置,整支EDG似乎也因为他的状态回暖而越来越势不可挡。




接着的夏季赛冠军几乎是水到渠成的顺利。而刚刚到手的S赛冠军虽然几经波折,却也还是凭借着胡显昭的数场神级表现,让EDG建队以来首次斩获这一殊荣。




田野想,龟龟,这么一看胡显昭真是牛逼啊,一两年的时间而已,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现在肯定要被叫世界第一AD咯。




“胡显昭,你怎么那么牛逼啊?”


“啊?什么?”




田野的手臂还撘在他的脸上,直到听见胡显昭的询问这才有意识到自己把心里话脱口而出了。他心虚地咳嗽了两声,撑起身子改口。




“……我是说今天的比赛,你疯狂乱秀。”




“野仔,我听见了,你夸我牛逼。”




“滚啊,不是我最后那波团开得牛逼?不然你能秀起来?”田野看着眼前胡显昭等待夸奖的小眼神忍不住笑骂,随即又突然想起刚才没得到答案的疑问,“对了,刚才你不在酒吧去哪儿了?”




“我刚才去找教练了,和他说要是EDG不和你续约,我也不续约了。”




胡显昭顿了顿,用平时问他“今晚夜宵吃什么”的平淡语气抛出一记轰天雷,炸走了田野的大半醉意。




“你……”




对方的目光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田野不禁有些崩溃地想,胡显昭这是哪儿来的惊天大傻逼。




“野仔,我之前说要和你相依为命到2020年。”




胡显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抓住了他的手。田野对上胡显昭滚烫的目光,他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手上的力道。




怎么回事,胡显昭明明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赖床,非要他过去掀被子才肯起来;明明还是会在大晚上缠着他去吃海底捞,不达目的不罢休;明明还是会在他和deft双排的时候耍小脾气闹别扭……




“现在我反悔了,只到2020年实在太短了。”




胡显昭欺身压过来的那一瞬间,田野突然意识到,他根本就是被胡显昭彻彻底底的骗了。




后续戳我

沉坠【昭野】(续)(车)

加一一一:

*前文细腻婉转的前戏剧情请看 @🥀 这位大佬的这篇【沉坠】http://951011443.lofter.com/post/1e28a937_ef2239c2


*以上请必看,不然不清楚这个锁链play是怎样发展出来的。


*刷卡上车这边请,


石墨:https://shimo.im/docs/aYzp6DMVRDIuG0RO/


百度云:https://pan.baidu.com/s/1cydrbbflKbW6XScdCE3bWw

小胡的hf id大概来源于这首歌
QQ音乐有歌词翻译版
很适合双胡(我瞎说的
还有 小胡最近换了蕉同款头像(´・ω・`)
两个小朋友 接下来都赢吧 真揪心

【昭野】皮外伤

辛基十二醇肉豆蔻酸酯:


  • BE预警 严重OOC预警


  • 严禁上升真人!严禁转出!


  • 拒收刀片,先溜了再见



————————————————————————




1




田野和小ad再次见面,是2019年春季赛的事了。




上一赛季打完之后,小ad决定转会,官宣的前几天就已经开始闷头整理行李。




田野亲眼看着小ad,把训练室里自己柜子中的东西都收进箱子里,然后又从楼上抱了只香蕉玩偶下来。




那只香蕉是小ad18岁的成年礼物,田野送他的,都快和他的人差不多高了。小ad尝试着把香蕉塞进行李箱里,可试了好几次都塞不进去,小ad没办法了,只能把香蕉放在一边,准备走的时候拿在手里。




小ad真的要离开的那天,田野没准备去送他。他在宿舍里蒙着被子看韩剧,一集又一集,直到男主和女主终于解开误会走到一起,他才扔下手机下了楼。




训练室没有人,只有那只香蕉玩偶孤零零地倒在自己的椅子里。




2




其他队员之前只在新主场建成仪式时来过,田野却是早已对场馆附近的设施了如指掌了。




刚知道主场地址的时候,小ad曾经在休息日拽着他跑去新主场,美其名曰实地勘探,其实就是为了看看主场附近有没有好吃的。那天小ad没有看到小龙虾店,闷闷不乐的,桃桃乌龙倒是有,可小ad不喜欢那个,说是甜死人,还有点娘。




最后田野带他去另一家店,给他买了金桔柠檬,他啃着吸管望向还在装修的场馆,眼睛里全是对未来的希冀,惹得田野都开始感慨。




2020年还不够,他当时这样想,可终究抵不过赛季末俱乐部高层和小ad长谈一夜后决定放他走。




他还记得那天他起得很早,下楼的时候刚好撞见小ad从办公室里出来。田野看着他眼里的血丝想说些什么,但小ad好像早已疲惫不堪,于是他侧身避让,把早该告诉他的话第八百遍咽进肚子里。俱乐部高层跟在小ad身后,看见田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一瞬间田野突然觉得有些脱力。




3




田野的新ad是个乖宝宝,又强又乖,从来不需要田野多操心什么。




他和田野搭档的第一场训练赛,用的是卡莉斯塔。田野看着他团战里一跳一跳地躲过关键技能,脱口而出的是这波很棒啊昭皇。




空气静止了一秒,田野想解释些什么,刚开口就被队友的交流声淹没了。




小ad的新辅助也是个狠角色,两人还不在一个队的时候,小ad就夸过他“很会说话,人也很好”,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只是新辅助从来没见过小ad比他早一步上楼休息,就算自己rank到五六点,他也要比自己多rank一两把再走。




有一天新辅助实在压抑不住,好奇地问了小ad。




小ad像是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我习惯了。”




因为曾经有段时候,在寂静的黑暗里面对依然清醒的田野,比其他任何时候都难熬。




4




老队友们都说田野你总算可以满意啦,因为乖宝宝ad是个名副其实的乖宝宝。




他从来不会理直气壮地让田野给他点外卖,就算偶尔田野顺便给他点了一份,事后他也会把钱还给田野。




田野每次点开支付宝,都是“钱已落袋”的声音。




说起来倒也怪得很,其实田野不会经常想起小ad,可每到这种时候,他满脑子就全是小ad耍赖装蒜要他点外卖的样子。




有一次田野告诉乖宝宝,你可以不用那么乖。乖宝宝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他们都说你不喜欢和你作对的,喜欢听话的,是他们说错了吗?”




田野摇摇头,说他们没有错。




然后他又点点头,说对,我喜欢听话的。




他说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似乎只是想要说服自己。




5




夏天的时候,小ad穿着黑色小短裤,露出了膝盖上那一道去年夏天还没有的疤。




直播间的妈妈们眼尖得很,发现之后在弹幕里操起了心。




此时小ad的新战队成绩不错,小ad不仅开了超大摄像头还开了麦。




rank间隙他偶尔会看弹幕,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回两句。




“这个伤,去年摔的吧,皮外伤而已,早就好了。”




“大概麻辣小龙虾吃多了,所以留疤了。”




说完他低下头,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扯开嘴角苦笑。




要不是弹幕提醒,他都忘了这回事。




去年他走的那天还很幼稚,虽然不是什么太愉快的分别,却依然巴巴地等着田野下来送他。




在基地门口等待的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频频打电话催他,他直到最后一刻才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不慎被路上的石子绊了一跤。不是大伤,蹭破皮而已,只是范围太大,看着有些吓人。他本来是不怕痛的人,那一回却觉得吃痛,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他取消滴滴订单,在其他队友的陪伴下去基地医务室消了毒擦了药。再次走出基地前,他一瘸一拐地带着刚才同他一起摔在地上的香蕉玩偶回到训练室,把它搁在田野的椅子上。




他最后朝楼上看了一眼。




没有人出现。




5




两人分开后,有一次,也只有那么一次,小ad的游戏界面弹出了田野的双排邀请。




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小ad甚至都要觉得田野是点错了。




他刻意多等了一分钟,希望田野尽快发现这个错误取消邀请。可邀请只消失了两秒,然后就又一次跳了出来。小ad对着电脑屏幕与他看不见的那个人僵持着,最终还是被对方的坚持不懈打败了。




他无奈地抬手点X,随后发送私聊消息过去。




-不是每个ad都能像我一样什么都不在意的。




-还是算了。




-多和他排排吧。




对方没有任何回复。




他又安静地等了一会儿,直到那个熟悉的ID显示状态为游戏中,他才转头去找领队。




其实领队早就说要给他一个新号了,之前在用的这个毕竟是原来俱乐部给的,可他一直不想换。




6




后来呢?




后来田野的战队和小ad的战队交手,彼此各有输赢。两人渐渐都适应了坦然又礼貌地轻握对方的手,就像那年CJ上练习过的那样。




后来田野从别人那里知道了小ad的新号ID,不过没再去加他。两人偶尔撞车,也都默契地装成不认识的样子。有次小ad排到打野位,正巧撞上田野和乖宝宝,他看着田野锁下的塔姆手一抖选了盲僧。游戏第八分钟,盲僧上了塔姆的车,潜到敌方下一塔后方准备越塔。等待兵线进塔的时候两人在草丛里同时跳起了舞,似乎是在向过去发生的同一幕场景致敬。




后来田野习惯了乖宝宝的性格,看到支付宝转账信息的时候不会再想起更多。小ad也总算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精力充沛,每天训练赛后固定rank到三四点就和新辅助一起上楼。




7




又过了几年他们重新成为朋友。




那些幼稚可笑的岁月已经没人再提了,即使田野很想问问小ad膝盖上的疤到底是怎么来的,即使小ad很想问问田野找他双排那天为何什么都不说,可他们都没有开口。




都过去了。



那些年,陪蕉练新英雄的男人

1、国服版本刚改的时候,小胡陪蕉蕉练铁男,蕉蕉当时真的敢抓敢送,战绩极其惨淡。小胡可能怕蕉蕉被队友骂,就跟队友交流“怎么别人的铁男加泰坦那么厉害啊”,还跟队友撒娇?(并不是

2、蕉蕉铁男打石头人打的非常辛苦,好不容易剩了最后四小只,看到小胡走过来了,就傲娇的不动了→_→ 小胡就帮他把四小只一下一下都a到残血,蕉蕉就在旁边一动不动地ob,最后一个技能豪气地收了所有的小石头@( ̄- ̄)@

3、蕉蕉那一天基本都在练铁男,小胡就一直陪着他,跟他练铁男能搭配的各种下路组合,虽然基本没赢过(´・ω・`),当时弹幕都在说求求蕉蕉别坑小胡了哈哈哈

4、蕉蕉韩服练发条还是瑞兹的时候,小胡也陪了他好几场,这个我没有具体查opgg,就在老岳那里看了几场ob

以上,全凭记忆,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战旗看看回放~

听听我说的吧

枫糖:

Jackeylove x Baolan





  • 不在同一支战队的AU  我觉得我是第一个因为字数太长不让发的作者了(



  • 初心是虐虐狗AD  首页的几篇文章看得我眼泪直流



  • 希望他们两能越来越好



  • 写这篇文的时候刚好在听撒野 于是结尾就放上了歌词 希望大家可以去听一听这首歌



  • 这里是卷耳 很高兴遇见你









  • 点击查看卷老师虐狗AD








(raro)偷走一颗心

柚森:

-主线raro有昭野多萝出现/OOC/全文2万字


-感谢责任编辑汤圆老师每天催稿,爱她




谨以此文祝贺陈先生20岁生日快乐